盛夏之前

盛夏之前的生活记录,雨水和艺术,释怀与遗憾

请注意,本文编写于 227 天前,最后修改于 227 天前,其中某些信息可能已经过时。

盛夏之前

可惜的无锡之旅

11
11

去年年底学校遣返回家,我就去成都了,一落地就被我姐拉着去吃火锅,一群阳康的好同事们围着我,强行是把我整阳了。不过症状比较轻(猜测是阳康的病毒活性较弱),没有发烧,只有喉咙疼。康复之后还赶上了大部队去峨眉山跨年,时机还是很妙哈哈。

但事情总不会一直如愿,六月十日,我去到无锡,想着时隔两年参加 VALSE,甚至我还把年假用到了周一,想好好听听自动驾驶的 workshop。但在火车上,我被烈日炙烤着,感觉脑子晕乎乎的发烫,很贴切最近听的歌的名字,就是“火车驶向云外,梦安魂于九霄”。我到了旅店,用抗原测了果然中招。给师弟师妹和天威哥说去不了会场了,属实是太可惜了,一年一度的科研盛宴还是非常吸引我的。我仍记得两年前去杭州 VALSE 时和科研同行同学交流的畅快,参加 workshop 时上面老师们的奇思妙想很有启发很有趣。想着今年以员工的身份去地平线展台逛逛,还能和师弟师妹们聚一聚,期待了很久的一场学习终究是落空了。

我在旅店的床上,放着纵贯线的《亡命之徒》,里面有两句歌词深得我心,“为什么想去看场电影,该死的台风偏偏选在每一个的周末”。而且那一天,南京真的有台风。然后我就玩不动手机了,就在床上发烧,翻来覆去的昏睡着,汗水浸湿衣衫。点了几顿外卖,感觉越来越淡,味觉也消失不见。凌晨醒来多次,想着这次的症状终于和上次互补了,也算是完整了。凌晨时分,将布洛芬替换成了小周同学推荐的药,明显见效,第二天醒来已然接近退烧了,就坐上了归沪的火车回家休养了。接下来一周,生病还没有好利索,没有心气出门游历,就在家里沙发上和公司工位上瘫着,鼓励我的白细胞血小板努力清除病毒残留。

很久很久没有发过烧了,我爸很担心我发烧,说我小时候发烧有一次特别严重,吓到他了,他抱着我下楼梯,下一层楼就两三跳,跑往医院去。我之前还在为症状轻微感到侥幸,这次得以重新审视自己的身体状况,还是应该对自己的身体要爱惜一点,这也是长期主义的一部分。

幸福自由的端午假期

端午前一天,拥军哥带着我 Debug 从九点搞到十一点,终于定位并解决好问题,太辛苦他了。他给我分享一句话,Debug 这个事儿,一种途径是想象力,一种方式是一层层地触达底层。我受益匪浅,前者靠天赋和直觉,后者靠努力和细节,并不冲突。我想到本科数电课设的面包板时钟,硬件调试的难受还历历在目,还好当时我睡一觉起来如有神助,对室友正在插线的面包板指指点点,Bug 就排除了,室友都惊呆了。然后,在南京的雪天,我们几人挨得很近,生怕把宝贝面包板的芯片给摔坏,顺利送给老师,验收完成。这并不是一块简单的面包板,虽然它经历了不少年岁,但通路依然靠谱,是我们及格与否的佐证。随后,我好像很少去深入底层扒细节了,调试的思维有些跳跃,享受那种一语道破天机的快感,有时候会奏效,但这很看状态,实实在在的去深入也是一种补充。

1
1

第二天终是到了端午,也恢复的差不多了,应当是要出去走走了。端午第一天,熊博士毕业旅行,小周同学也一起来。熊博士应该是顺路来上海视察是否有相亲对象(x)。我们中午吃了日本人开的连锁意大利菜馆萨莉亚,晚上听信了浦东司机的安利,吃了本帮菜,充分让熊博士体会到了什么叫美食荒漠。不得不说,她的包容性还是蛮强的,很适合上海,一杯美式加糖依然很苦的情况下,她依然选择了续杯美食,这里献上我的敬意。下午在野生动物园,周博士也很有意思,一个在学校研究肿瘤疫苗这种高端科技的人,拿着富士加长焦一顿拍,我们都调侃她有做狗仔的潜力。在动物园被无聊的动物们反复观看和上海本帮菜的折磨之后,我们开始了必备项目:赶高铁。下了地铁一路狂飙,熊博士终究是忘记和我说再见,看来是很想尽快逃离上海。这里祝熊博士毕业快乐,周博士提前毕业!

22
22

第二天,约了一鸣晨旭出去逛逛,和一鸣出去着实省心,攻略导航一手包揽,很难看出他是零零年的(不过他零零年就硕士毕业也是有够离谱的)。我们去到共青森林公园,这个公园很美,虽然不在花季,但大草坪上露营和拍婚纱的人们都很幸福,情绪被感染到,变得欢快。有机会一定要和朋友们露营来这里,玩桌游和散步聊天,多是一件美事!然后去看了初号机雕塑,看到旁边的献血车上画着超级战队和奥特曼,标语是“献血,出动热血之心!”。我们调侃着:骗了二次元的钱,连血小板也不放过。

3
3

在路上,一鸣和晨旭给我科普了蔚来用户至上的文化,一些案例让我有些难以想象了。我们去到 NIO House,体验了海底捞式的热情,享用了饮品和曲奇后满意离开。晚饭吃的川菜付小姐在成都(对我来说很辣...),惊喜是这里居然有唯怡,四川人的火锅串串原教旨主义饮品,还吃到了脑花,满足!一路逛着又来到静安寺,门口还是上次的卖唱小哥,听他唱了两首 Eason,我嫌弃地走开,情绪控制太差了,我心中只有 Eason 才能唱好 Eason。和一鸣晨旭聊天,就很能有共同话题,时常有大家都知道的梗。去干饭的路上碰到一块牌子,写着”I Love SH“,晨旭撇嘴说,什么时代了还用 SH,我早就用 ZSH 了,我一愣旋即大笑哈哈哈,这是程序员之间的笑话。

4
4

端午最后一天,学校里上一届的师兄老耿从北京来到上海后,我们俩终于约上了饭,贴上退烧贴吃呼伦贝尔的羊肉串,走的时候还薅了好几个小布丁雪糕(是真的好吃)。我们聊天聊地,还催促另外一位深漂的师兄回苏州约饭,话匣子没有关上过。约饭的前几天,我说我好久没看电影了,要不撸完串去电影院吧。然后我就自作主张,买了中年爱情港片《我爱你!》的票。我很喜欢香港电影,如果有粤语版都想要看粤语。不过看过的港片,动作片和赌神反贪片系列的居多,我很好奇这部片子能拍成什么样。看下来之后,几度落泪,用手擦眼睛,越擦越流泪,剧中的爱情淳朴,倪大红老师时常蹦出一些词儿让气氛也很活跃,手中冷酷的麒麟鞭其实是感情的系带,这真的是一部好片。回到家之后,指挥雨菲姐让我帮忙做点东西,做完之后我开玩笑说我还没有吃粽子(公司今年居然不发!),终于在端午节的末尾吃到了粽子,是一个幸福的端午啊。

毕加索和油画

5
5

七月初的周末,我穿着 Eason 演唱会的 T-恤来到毕加索艺术中心参加活动。了解了毕加索和他多个阶段的画作,场馆里的真迹和限定的扫描件,跨越时空的对话,我突然感到艺术家也是简单而自由的,情绪就可以直白地画在画上,表达喜好。同时他们是真的很幸福,能够将情绪抒发在画板上,能够表达。从最初的非自由创作阶段的模仿到自由地开拓出自己的风格,再到晚年大道至简的画作。立体地塑造了一位艺术家,我确实有了新的了解。这次活动好评,大家在参观之后体验了 Stable Diffusion 的 AI 创作(App 是无界 AI),也拿起画笔创作自己的油画,我们组的同学创作了两幅星夜下戴耳环的少年,一男一女。最后是画作拍卖环节,印象最深刻的是一位游戏策划的同学,用《漠河舞厅》的背景将两幅画带到另外一个高度,大家都愿意为故事买单。活动结束,我第一次赶上末班车回到家里,还好有两个好看的冰箱贴陪着我。

四年前的夙愿

6
6

七月八号是周六,和一鸣、晨旭去了世界人工智能大会逛逛。于我而言,这个展会是有特殊意义的。在 2019 年的八月底,MSRA 那边负责对接全国微软学生俱乐部的昊哥给我说可以给我们提供来回车费,去参展。我旋即就拉上俱乐部小伙伴组队去上海。因为那个时间正是我要考虑考研和工作的关键节点,所以我提前去上海散心了。在青旅住了一天,我当天朦朦胧胧地睡去,满脑子都在想应该怎样抉择未来的生活。四五点醒了之后再也睡不着,干脆就出去逛逛好了,然后就一路地随意逛,从世博会中国馆逛到世博公园,惊讶地发现旁边居然有梅赛德斯奔驰中心。然后望着黄浦江对岸,下定决心要继续读研好了,就考心心念念的浙大吧,总得要往上走不是么,至于后面保研又是另外一个复杂的故事了。在四年前的大会期间,我追星成功,听了沈向洋老师的 talk,看了各家都在秀自己的 AI 技术,腾讯的绝艺围棋机器人,第四范式的AI解决方案、美团等厂商的自动驾驶给我埋下了一颗做自驾的种子,微软小冰的电台和作画应该是当时很早的一批 AIGC,在当时那个时代,我真的觉得百花齐放,这次展览也潜移默化地影响了我的研究方向和从业方向。那次展览还发生了一些有趣的事儿,双马对话,麻将 AI 等等。

所以这次的 WAIC,我依然很期待。但来到现场的展览就有些索然无味了,更准确的是审美疲劳。作为从 AI 行业的从业者,我看到扑面而来的大模型,AIGC,芯片和做的很一般的机器人,我理解这几年 AI 产品化的压力。但是如此没有创新和抢占市场的解决方案令我的兴致跌入谷底,甚至唯一的记忆点是一家英国的芯片公司 GraphCore,交流了很多专业问题,他们想要做一套新的计算芯片,这意味着还需要去开发新驱动,新的对标 CUDA 的计算库,工作量还是很大的,展台的技术 Leader 也很 nice,详细耐心的解答我的疑惑。

四年过去了,时间就这样流过,我又故地重游。我再一次和一鸣、晨旭站在黄浦江边,看着身边的梅赛德斯场馆,怀缅过去的那个自己。算是一次跨时空的交代了,心疼四年前迷茫踯躅的我,而将时间拉长来看,那次抉择真的改变了很多,谁能知道误打误撞之下,我做了自己喜欢做的事儿呢。

正式成为有车一族

7
7

最近买了单车,到了之后通勤了一周,日均骑行十公里。我很享受风吹过耳边的声音,并且我能够用单车丈量城市。在此之前,我上班通勤的方式都是打嘉定这边的自动驾驶车辆,下班一般就是园区班车或者白嫖公司的滴滴打车。以至于我来了一个月,我仍不太认识脚下的路,在哪个路口需要转弯我也并不是很清晰。但有了单车之后,我开始对生活的周边道路有了更多的感知,哪里是农贸市场我可以买菜做饭,上班路上应当在哪个路口转弯,应当把车停在何处。我用单车打开了我堵塞住的毛细血管,在脑中建图,对周边街区更加熟悉和亲切。

骑单车还有一个意外收获,每天上班时会路过一座桥,桥下有一个码头,岸边泊的是沙石船。每次途经这里都会把我的思路拽回小时候。我小时候回老家是可以坐船的,县城的河不宽,站在岸这边呼一声,推船的师傅就过来把我们载去对面,在船上摇摇晃晃的看着艄公师傅用手推水前进,心里想着刻舟求剑之类的故事,轻飘飘的,就到对岸了。上班这条河和老家的河一般宽,岸边也堆满了沙石,实在是很像。我还很喜欢这里的原因是:每次路过时需要爬坡一阵子,经过码头上的桥之后就开始长下坡,冲下坡的感觉很爽,就像是汗水也随着风吹进了肤中,为我提供动力。我每次都会在这里畅快地呼出声来,每路过一次,都会多一句”呜呼“,这里已经成为了我的通勤打卡点。

一些思考火花的记录

除了阳了和阳康的两周,我基本都会进城探索,做一些事情,见好久没见的朋友。不过最近真的感觉,Global (进城)的探索真是太辛苦了,地铁上独自单程一个半小时到两个小时没有座位的通勤还挺难熬的,好在有朋友们聊天,让这段路途过的很快。后面会规划下自己的周末生活了,得把学习加进来。Local(嘉定)的活动,骑行、游泳、羽毛球,也很充裕了。我在想,为什么上班之后写东西会更频繁了。身心都自由之后,感悟变多了。下面就贴一些最近的思考火花吧:

  • 在一个人去动物园的上海地铁上,偶然发现了高木直子的绘本《一个人住的每一天》,看到捧腹大笑。遇到女儿奴家长开玩笑给老婆嫌弃自己的儿子,说要是女儿就好了。地铁候车室也很凉快,上海盛夏之前还是蛮美好的。
  • 我第一次来浦东,上海的道路好好听,听潮一村,桃源一村,听潮菜场,单听名字就很浪漫
  • 慢慢理解《强风吹拂》里灰二哥说的强大的含义,我姐姐是一个这样的人,我也努力变成这样的人吧
  • 看到刘诗昆先生在柴科夫斯基比赛演奏的《我的祖国》,他手指控制不住的颤抖,还在坚持的弹琴,一阵敬意。但又突然想到,我到80多岁手指颤抖颤颤巍巍的敲代码的样子好滑稽,又忍不住笑起来。年轻人的第一次内循环反鸡汤真好玩
  • 在上海街头吃着面包,和在加拿大的欣忆叙旧,居然对彼此都有了新的认知,终是释怀了,猛的发现自己原来都一个人这么久了。
  • 夏天最幸福的事儿还有就是自己喜欢的选手复出,喝着冰冷饮看他的比赛,看着他拿下Mvp
  • 当所有人都在热衷讨论宏大议题时,总得有人去脚踏实地做事
  • 听歌时候,听到等一个自然而然的晴天,我想要和你去海边。我之前会想到的是真好,真美啊。现在想的是一定要涂防晒!从第三人称到第一人称的视角转换,这很美妙。

评论列表